炳灵寺石窟——一次朝圣的记忆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30 22:41 浏览次数:

  从初识的云冈,到伊河两岸的龙门,亦或瑰丽丹霞麦积山,还是秦山蜀水中……。我突然想去炳灵寺石窟,网上看到炳灵寺石窟精美的壁画、雕塑,常常让我魂牵梦绕。

  九月的兰州秋意浓浓,牛肉面醇厚爽滑,牛奶醪糟浓郁甘甜,黄河之滨美如诗,仿佛来到了童话世界,体会完美食,乘着假期剩余时间前往炳灵寺石窟。

  早上8点多带着昨晚还没有过的酒劲起床去了兰州西汽车站,9点多坐上去往刘家峡的班车,12点多方才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刘家峡水电站。接下来就是考虑如何去炳灵寺石窟了,不过运气还好,买到了去炳灵寺石窟的快艇船票。快艇从刘家峡水电站出发,溯流而上,行驶50多公里来到了大寺沟,炳灵寺石窟就雕刻在大寺沟的峭壁之上,依山傍水,奇峰耸立,移步换形,千年古刹,朴实无华,蓝天白云映古寺,水光山色两相和,雕绘精美汇东西,民族交流连汉藏。

  炳灵寺石窟正式建立于西秦建弘元年(420年),最早称为唐述窟,是羌语“鬼窟”之意,明朝永乐年后称炳灵寺,位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王台乡小坪村东北2.5公里的小积石山大寺沟中(北纬:35°4823,东经:103°0240)。从地理学位置角度看,坐落在我国第一阶梯与第二阶梯的过渡地带、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、农耕区与畜牧区的过渡带、半干旱与半湿润区的过渡地带、季风区与非季风区的过渡地带;岩石主要是陆相沉积的红色砂岩,颗粒大小不依且强度变化大,经流水向下侵蚀及重力崩塌作用形成丹霞地貌。

  登临姊妹峰上的老君洞,向下俯瞰,黄河在此转了一个大弯,十分壮观。老君洞的值守人员是一名年龄40多岁的道人,据道人介绍:老君洞内四壁有北魏时期的佛教壁画,距今有1500多年了,老君洞后为道家所居,有道家塑像,老君洞是炳灵寺重要的洞窟之一,编号为184窟。道人拿着散光手电让我看了看北魏时期的壁画,壁画从上到下分为三层,每一尊佛像均有提名,然而我并没有看懂壁画的内容,我拿出手机准备拍下来,被道人制止了,这也许是炳灵寺石窟唯一一个不能拍照的洞窟。但是看这个洞窟,开凿的方式应该是中心塔柱窟,中心塔柱窟的鼎盛阶段就在北魏时期,所以从壁画年代与石窟风格是一致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佛教的逐渐世俗化,宗教礼仪逐渐简化,中心塔柱窟失去了其原有的功能,乃逐渐衰落直至消失。

  炳灵寺石窟是中西方文化交流最有力的见证之一。第11窟(图一)唐朝壁画绘有椰子树,椰子树主要生长在热带、亚热带海边,不是我国内地的景色,所以我想壁画的作者去过印度或者是印度人;第8窟(图二)隋朝壁画的蓝色绘画颜料是青金石,青金石是我国通过“丝绸之路”从阿富汗进口的天然蓝色颜料,目前我国尚未发现青金石的矿床,印证了青金石是外来品。

  炳灵寺石窟造像在唐朝达到了空前水平。唐朝国家统一,疆域辽阔,经济强盛,民族关系和谐,对外活动频繁,文化艺术高度繁荣,统治者提倡佛教。在此背景下,兴窟造像之风空前,炳灵寺石窟现存窟龛183个,其中有134个是唐代窟龛,这时期造像的突出特点是体态丰盈,与唐代其他石窟造像风格相类似。图三是第31窟,一佛二弟子二菩萨,不同的人物造像特点不同,服饰为宽袍大袖,这是典型的当时我国内地服饰风格,我看上去他们都在微笑,在我的印象中,石头原本是坚硬且冰冷的,我国古代民间艺人精湛的雕塑技法赋予了它温柔的表情,把佛教慈悲为怀的思想展现的淋漓尽致,仿佛在诉说着微笑可以包容人世间的一切爱恨情仇,也超越了生与死……

  图三第31窟图四是第34窟,图5是第47窟,都是一佛二菩萨,菩萨的躯体呈“S”形,胸部和微微隆起的小腹裸露在外,这是唐朝社会生活气息的真实写真,造像从社会生活中提取素材,以一种崭新的风貌变的接近当时的社会生活,感觉特别的自然,这种写真的艺术风格高度概括了人体形象的自然美。后来我看炳灵寺石窟拍摄的照片,发现炳灵寺石窟第34窟主尊与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(图6,卢舍那大佛)比较像。

  图六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宋元时期,我国造船和航海技术迅速发展,特别是指南针广泛运用于航海,极大增强了我国商船的远洋航行能力,我国的商船几乎可以到达西太平洋和北印度洋的全部海岸,海上丝绸之路逐渐替代了陆上丝绸之路,成为我国对外交往的主要通道。自此,炳灵寺新开石窟较少,主要是对前代部分石窟进行了重修、重塑、重绘。元朝,藏传佛教传入临夏地区,炳灵寺石窟出现了藏式风格的塑像和绘画,图7是第70窟,唐代窟,明代重塑、重绘,现存塑像为十一面八臂观音,十一面观音是藏传佛教中最常见的一种。炳灵寺石窟的十一面八臂由五排组成,由上而下又分为五层,第一层和第二次各一面,其余三层各三面,每三首共有二耳,表情慈祥端庄;八臂中其中两手合十,其余六手自然伸张,赤足立于两层仰莲台上。该造像色泽华丽,塑造技艺精湛。

  图七 第70窟炳灵寺中的“炳灵”来源于藏语“强巴苯朗”中“苯朗”的翻译,是“十万弥勒佛洲”之意。因此,炳灵寺石窟艺术对了解汉传佛教与早期的藏传佛教的传播、西藏与内地的宗教文化联系以及民族关系等具有重要意义,这应该也是炳灵寺石窟与国内其他石窟相比一个显著的特点。炳灵寺所在地区在清朝属于河州,清末民国,战争迭起,烽烟不息,从公元1781年到1928年,先后爆发了四次河湟事变,战争所指,生灵涂炭,这块佛教圣地也没有躲过战争的厄运,洞窟栈道、寺院建筑等付之一炬。随着丝绸的衰落和清末民国战争不休,从此,炳灵寺石窟逐渐冷落,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炳灵寺石窟给我的感觉就像一场梦,雕刻、绘画艺术手法的简单却表现出了精神的单纯,来到大寺沟山谷中,整个山谷都比较安静,倾听到黄河流水的声音,我在想,古代这些艺人是用什么心情站在绝壁之上去雕刻,去绘画的,第31窟微笑的佛陀让我想到当时雕刻的艺人是不是也面带微笑去雕刻的,他把人世间最美丽的一个表情用自己精湛的技法记录了下来,流传千古。中国古代史我最喜欢看的的一页是中西方文化的交流,这种交流方式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重要动力,也保存了世界文化的多样性,这种交流方式用美的艺术形式记录下来并延续至今,那么欣赏这种美的艺术就是一次非常深刻的修行记忆,更是一次非常深刻的朝圣。


上一篇:炳灵寺石窟天气预报一周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